由漪🍃

“渴望不动声色地学会温柔。”




这里是芋头的摸鱼堆放处。
长期接全职男你点文。
开学长弧请多包涵。

王杰希bg ‖干物女

🍃不甜

🍃不甜

🍃一点也不甜


王杰希再次见到她,是在微草俱乐部的电梯里,彼时她已大学毕业两年有余,学生时代面容上的蓬勃朝气已被职场上激烈的竞争压力磋磨得所剩无几,精致得体的妆容勾勒出公式般标准的五官,按下电梯按钮时伸出的右手食指,指甲被修剪成一丝不苟且毫无个性的椭圆形,饶是敏锐如王杰希,也不由得怔了好一会儿才辨认出她到底是谁。

她像是对王杰希丝毫印象也无,脸上的笑容生动又虚假,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笑容便刹那收敛,于是她走出电梯,消失在拐角处。

于双方中的任何一方而言,这都称不上是一次令人愉悦的重逢。

进入职业圈以前的王杰希,曾经拥有一个平淡无奇的高中时期。按部就班地上课放学,也在一沓沓空白试卷和教辅资料间游走,回忆起来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她是隔壁班的学生,偶尔同王杰希在教室门口擦肩走过,因此给他留下了点微薄的印象。她个子不算太高,一双小鹿般的眸子灵动异常,展颜一笑有着不容忽视的存在感,全身上下洋溢着象牙塔里少女特有的青涩甜美。

她男朋友是王杰希班上数一数二的优等生,性格尚算温和,骨子里却自带一种与生俱来的清高,只有每每谈及她时眉宇间的倨傲才会柔软下来。

当时人人都道他们般配。王杰希不止一次看见他们雨天偎依在同一把伞下,高个子的男孩子撑着伞,却不自觉地把伞朝她的方向倾斜,女孩子的私语声带着几分撒娇般的软糯。他们就这样一起走过,仿佛所有的凄风冷雨,所有的人海茫茫,都不过是背景。

可哪里有那么多无需考虑即可到达的未来。

那天王杰希作为化学课代表去老师办公室取批改完的作业,一推门就看见她靠窗边站着,头深埋着,以致辨不清脸上的表情,她班主任在桌边坐着,眼底显而易见是例行公事般的漠然。时隔多年,王杰希早就忘却了自己偶然听到的那套貌似委婉却字字戳心的说辞,无非是提醒她不要耽误了自己又耽误了对方一类,但她纤细而倔强的身影却时时被他忆起。他抱着一摞练习册推开办公室门的一刹那,清楚地听见她在低声啜泣,他忍不住借回头关门的动作向后看了一眼。办公室的窗户没关,初夏带了点温度的风鼓起雪白的窗帘,她瞬间被淹没在色调清浅的起伏里。

后来事情闹得挺大,她办了转学手续。

年少的时候日子很短,与自己交际很少的人通常会被很快遗忘。离开学校后,王杰希对于高中阶段的回忆迅速被压缩,最后几乎仅仅囿于几张薄薄的相片。

高考后的第一次同学聚会王杰希恰好有空,当年甘愿弯下身子为她撑伞的少年已经成为母校该届的高考状元,酒席间春风得意地推杯换盏,颇有几分攀蟾折桂的喜悦自得,王杰希并没和他说上几句话,但他很快想到,当初风雨中的伞,如今又该向何处倾斜?

只是他未曾料到,世界真的有那么小。

她就职于微草俱乐部公关部。自那次电梯里的相遇之后,王杰希经常能留意到她蹬着高跟鞋忙碌在各楼层之间,仔细打量她会发觉她眉目依旧,不淡的妆却将她眼底尚存的清明与凌乱的疲惫一同修饰掉。她几乎没有不穿高跟鞋的时候,王杰希作为一介直男,向来无法理解高跟鞋究竟魅力何在,仅仅几厘米的增高,又哪里值得牺牲身体冒如此之大的健康风险。

那天她同他擦肩,不知是走神还是怎的,一向轻松驾驭高跟的她莫名其妙地就是一个趔趄,王杰希刚想伸手扶她一把,哪知她反应极其迅速,撑着墙壁找准平衡,向王杰希抿唇笑了笑。

“谢谢。”

“不用。”

简短的对话,干净利落地不存在任何多余展开,于是她踩着高跟鞋轻巧地离开。

她来微草几个月之后开始有同事明里暗里动了心思,毕竟无论在哪儿,单身的漂亮姑娘都属于世间珍宝。然而却意外地碰了钉子。她礼貌地拒绝所有能推的邀约,笑容里疏离的意味不言自明。

那天周五大雨倾盆。王杰希从窗口正好望见她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走进连绵的雨幕里。雨水从她小巧的伞面上滚落成线,她独自一人走在路上,细高跟有节奏地敲打着石砖地面,脊背挺得很直,也不在乎身上是否被打湿。他就这样怔怔地看着她一步步走出他视野,努力支撑着那份从容。

他半晌才惊醒般反应过来,低头习惯性按亮手机屏幕,无意间刷到了高中同学结婚的讯息。婚纱照上陌生的姑娘笑靥如花,白纱落地,手持花束,王杰希并不认识她,却识得揽住她那人的那双眼睛,目光何其熟悉,满满的都是溺煞人的深情。

同学们的评论都是客套的祝福,几个相熟的戏谑地提起婚礼的相关事宜,何时办在哪儿办如何办,热闹非常,没有人不合时宜地提起她。

那一瞬间,雨中的背影,同当年办公室内陷在窗帘中的纤细身影,开始不可遏制地在王杰希脑海里重合起来。

周一清晨的电梯里,王杰希又与她相遇。她明显气色不佳,压抑过的咳嗽声充斥在狭小的电梯间里。

“生病了?”

“恩,有点。”她挽起与平常别无二致的笑容,“谢谢王队关心。”

“身体不舒服就注意休息,别太累了。”

她仰起头看了王杰希一眼,用的是蜻蜓点水般的力道:“谢谢。”

周五那天部里聚会,晚饭吃得差不多了就转战KTV,大多数人都正是年轻好玩的年纪,偌大包厢里喧闹声此起彼伏地撞击着,王杰希象征性地陪着他们玩了两局,便找了个理由出包厢透气。

包厢外空气明显好了很多,他被酒味儿弄得有些混乱的头脑恢复了些许清醒,转身功夫却看见她靠墙站着,瞧着天花板愣愣出神,吊灯璀璨的光芒倒映在她瞳孔里,流光溢彩地倾斜下不真实的美丽。

王杰希想了想,最终没忍心装着没看见走开,而是学着她的样子倚着墙站着,和她并肩。

“怎么不进去?”

“里面声音太大,头晕。”她似乎是真有些醉了,伸手拨弄自己的头发,泛红的耳垂裸露在外,耳垂的轮廓小巧好看。

“诶,王杰希。”

这是她第一次称呼他全名,语气却平淡熟稔到像相识多年的老友。他转过头看她,发现她低着头,发丝柔顺地垂下来遮住她的眼中的情绪。

“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

王杰希没答话,就这样沉默着,聆听着包厢内音浪翻涌。

聚餐结束后已经很晚了,王杰希没喝酒,所以负责送人回家,她搭了他的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后座是技术部的一对儿小情侣。女孩子完全喝醉了,她男朋友一直在温声细语地竭力进行安抚。

她倒是安静得过了头,缩在车座里不发一言。略带湿润的晚风从半敞的车窗吹进来,吹乱了她的头发。她专注地盯着外面看,数着一盏盏略过的路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车内流淌着深夜电台乏味单调的曲子。甜腻伤感的陌生女声,扑面而来的陈旧年代感,像极了恋旧的老人家录音机里舍不得删的那种货色。三流歌手模糊不清的咬字被清凉的晚风冲刷开来,叫人无法听清楚歌词的具体内容。后座呜呜咽咽个不停的女孩终于安分了点,倚着男朋友的肩头半合着眼,突然小声问了句:“你爱不爱我?”

女孩醉后的嗓音好听地喑哑着,男孩一下子涨红了脸,局促地朝前座看了一眼,奈何女孩子不依不饶:“说呀,你到底爱不爱我?”

“……爱。”男孩子的声音低得几近耳语。

“有多爱?”女孩子带着浓浓鼻音追问,偎依在男孩怀里。

“很爱,很爱。”男孩声音更低,却伸手把怀中的姑娘搂得更紧。

对面的车灯开得亮极,副驾驶座上的她迅速收回目光,转而呆呆注视着自己的手指,王杰希清楚地看见她嘴角自嘲的弧度,旋即有泪水大颗大颗地砸下来,仿佛要把冰冷的世界一同融化。

王杰希没有打破此刻缄默的打算,看着她迅速擦拭掉眼角残存的泪水,心头却是大片大片柔软的疼痛。

车在她公寓门前停下,她婉拒了王杰希送她上楼的建议,道了谢,推开车门消失在黑黢黢的夜色里,逐渐与夜晚不分彼此地融为一体,王杰希看了一会儿,又扭过头去,后座醉酒的姑娘已经睡着,男孩子朝他笑笑,笑容里有抱歉也有感激。

他摇摇头表示无碍,手机屏幕倏忽亮起,是她到家之后发来的短信。

王杰希深吸一口气,肺中凉意被缓缓吐纳,于是他驱车离开,脑海中却莫名其妙地再次浮现出她的背影。

那背影纤细笔直,是在何其骄傲地,掩饰着无人有资格打破的孤独。






🍃不是结尾的结尾

🍃接受一切建议

🍃想慢慢努力变得更好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