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俗世风物_

“渴望不动声色地学会温柔。”




这里是芋头的摸鱼堆放处。

拟人向 ‖ 饴糖小哥儿x桂花糕姑娘

用给朋友的生贺混更(对就是有这种操作

翻漏百度bug还是多如狗请见谅







  ---毕竟你那么好,这世间万千种短暂凉薄的美丽,都抵不过你回眸展颜的万分之一。
   



    桂花每天都挑上货担,去巷子口卖胭脂。
   

    毕竟是个尚未许人的姑娘家,犹豫着叫卖两句,客还没揽来就先兀自羞红了面皮,倒是本就与她相熟的大姑娘小媳妇心肠好,总要来打趣两句照顾她生意的。
   

    小城傍水,世代居住在此的人们,鲜有不会使船的。雾气氤氲中桥影朦胧,撑船的小丫头年纪小,稍不留神就折了一支顶趁手的长篙,可在这江南水乡,再懊恼的抱怨都化作语调婉转的温言软语,消弥在一片小桥流水人家的安谧景致里。
   

    西街的好姐妹前两日捎来一条绣了白玉兰的绢帕,便寻思着还一盒石榴娇作回礼;自家婶娘新添了一条杏黄的袄裙,可是要檀色的口脂配上才叫妙。像水乡这样的地方,根本没有像样儿的妆粉店,那妆奁里的鸭蛋粉见底了,就免不了往桂花姑娘的胭脂摊子上瞧上一瞧。就算只带走哪怕小小一盒海棠红,瞒着主母在唇上偷偷晕开一点---过于艳丽的颜色本是禁止年幼的女孩子使用的---也足够生性爱美的小姑娘独自欢喜半天了。
   

    也只有水乡,才能养出那般灵秀的姑娘。
  

    桂花用木簪绾头发,肤色瓷白,骨骼纤细,是江南人家小家碧玉的清秀模样,习惯抿唇怯生生地笑。
   

    着月白衣衫的俊小哥是仗剑走天涯的游侠,却不由得驻足流连在她摊前,说是要给意中人仔细买一盒。
   

    正红的太艳,桃红的太媚,再漂亮的颜色似乎都欠那么一点点。桂花也不恼他的挑剔,却含笑道定情胭脂值得好好挑选。
   

    小哥儿偏头蹙眉,扳起手指一条一条与她细数。
   

    “我要的胭脂嘛……用三月三桃枝上最鲜妍的湘妃色作底,用破晓时分天边最润泽的蛋壳青作衬,端雅得胜过新描眉尖上的石黛色,比报春花蕊中的樱草黄娇嫩上三分……那水色更是一种也缺不得,是这水乡桥头的一缕水烟……”
   

    她便知这是有意同她逗趣儿,红着脸低头吃吃笑开。
   

    那小哥儿反倒被她笑得窘迫起来,只得急切切地将心思吐露。
   

    “只有这样的好颜色,才配得上姑娘你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