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俗世风物_

“渴望不动声色地学会温柔。”




这里是芋头的摸鱼堆放处。

日常瞎写 ‖ 橘色 海底


分别写于

起床后和

自习课上


🍃橘色

从深黑得几近粘稠的幕布中,渐渐挣出几星橘色来。

这简直如同初次出海的年轻水手,站在甲板上观察日出了。心脏因眼前绮丽壮阔的血染般的幻象狂跳不止,却又蛰伏在刚刚度过的长夜阴霾中被迫缄默。若他有幸保持着作为水手应有的敏锐,那么他很快会在矛盾的动荡中一点点剖去毫无意义的浮华---是橘色,太阳是橘色的。

迸发着,翻涌着,蔓延着,灼烧着,沸腾着。

明亮的,鲜妍的,热烈的,喧嚷的,警觉的。

剧烈的眩晕感暂时限制了行动,双颊滚烫,前额发麻,意识被耳鸣声进一步唤醒。玻璃质感的神经与柑橘味硬糖相撞,响声清脆短促,于是喉咙泛起腥甜。

在拖泥带水毫不利落的甜味里,在紧匝匝没有一丝破绽的裹覆里,在柔软绵密缺乏棱角的痛楚里,那橘色星星点点消弥在空洞的眼帘中。

带着晨起的余韵,你从床上坐起来了。

🍃海底

现在你在海底了,你知道的。

灯光压下来,视觉溃退到边缘线,几乎被压缩成透亮薄片儿又骤然反弹。浓墨重彩的压迫感凝结为坚实固体,吞噬所能感知的一切,支离理智,麻痹知觉。

---海底在漫无边际的永昼中堕入黑夜啦。

冰冷的腥咸碾转过耳廓,灌入耳腔,抵死呼啸出一片沉寂。那是夜鸟翕动垂天双翼无声割裂穹弯中流动的云翳,你于茫然中目送它从视野缓缓剥离,声带细微颤动。

---“我在这里呀。”

岩浆顺神经兜头淋下。全无碰撞地,干涸的躯干瓦解为齑粉,再无被重新组装使用的可能,最后一份肉体记忆是充斥四肢百骸的疼痛。最终意识长眠于深海---不,在这里,既无亘古不变的终结,也无永恒静止的长眠。

现在你在海底了啦,你知道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