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俗世风物_

“渴望不动声色地学会温柔。”




这里是芋头的摸鱼堆放处

开学长弧,点文请私信

318597930←欢迎勾搭

国王喻x你 ‖ 绝对臣服(R)


BGM《国境四方》




   当死神举起镰刀的时候,一切超越极限的痛苦都会消弥在预示终结的凉薄锋芒里。

   你就躺在那,眼角干涸得淌不出一滴泪。

   你看见鸦群漆黑的羽翼自东方倏忽升起,遮天蔽日。凄厉嘶哑的哀鸣霎时掩盖了你生命尽头最后的心跳。

   于是你平静地迎接即将到来的宿命,连一丝挣扎的欲望也无,虔诚恭敬一如既往。

   最后一次了,我的王。

             ……

    你用尖利的匕首割开亲生父亲的喉管,温热的血液在地毯上鲜妍绽放。你取下他腰间的佩剑,剑柄上粗砺的纹路灼烫着你沾染血污的手掌。

   这并非是你第一次杀人,却是你第一次,因为终结他人生命产生一种类似窒息的狂喜。

   你清楚地知道自己半跪在地上,久久凝望着面前已然失去生命迹象的尸体,无数腐朽的幻想自你心尖喷涌而出,正如空气中迅速弥漫开来的血液腥气,逼迫着你将心底最后一丝不属于喻文州的温存交付。

   在此后千百个深夜,你都在半梦半醒间,将父亲因愤怒错愕而睚眦欲裂的双目反复温习,跌回现实时全身上下如浸冰水,心悸不已。

   你的家族世代为追随真正的王存在。你们手执利剑征战四方,却又匍匐在王族脚下,用最忠诚的臣服换取财富和荣光。

   你的父亲戎马半生,几个儿子却皆为庸碌无能之辈,只得被迫将你充接班人教养。你也曾以为,为象征光明的王族献出生命是你人生的全部意义,如同无数个父辈曾笃定信奉的一样。

   直到你遇见喻文州。

   他们说金发碧眼的王族是神的宠儿,高洁如同山巅千年不融的冰雪,替仁慈的天父将悲悯的目光投向人间,光明神的信徒泪流满面地跪倒在神像前,乞求一份永恒的救赎。

  

    喻文州却是极爱笑的。他本是身形单薄的少年,肤色苍白几近病态,可偏偏就是那么一挽唇,便有了足以让你发狂的魔力。你最爱的是他那双黑得纯粹的眼睛,不掺任何杂色,可一旦染上笑意,眼底就翻涌着微微桃花色,细细碎碎的光,是惑人的温柔。

   他那么好看,却不是任何神明的恩赐。

   他黑发黑眸的美貌诞生于恶魔的絮语。

   被信徒视为不祥征兆的黑发王族拨开衣着华贵、神色倨傲的贵族们,直直地望进尚为少女的你眼底,霎那间理智分崩离析,荒谬的情感迅速扎根疯狂生长,成为枷锁成为诅咒,于是你余生再无法移开目光。

   你如同无法满足欲念的瘾君子,常常在午夜蓦然惊醒,心尖犹如烈火焚烧般灼痛难耐,于是你跌跌撞撞滚下床铺,翻开光明神的赞美诗集,在书页上发狂地一遍遍书写他的名字,直到手指僵痛再握不住笔,然后抱着厚重的诗集抽噎着兀自痴笑。原本献给光明神的诗篇被尽数胡乱抹去,空白处却填满了你扭曲变形的字迹,墨水被你泪水晕染开一片片模糊暗色,如同无星无月的阴沉夜空,斑斑驳驳相互缠缚。

   你成了他最虔诚的信徒。

   “杀了他。”梦中的喻文州如是说。你感受到他俯下身来,吐息真实地喷洒在你发顶,他微凉的指腹摩挲过你温热的脸颊。于是你亲手了结了你父亲的生命,提前将那把象征着家族最高权利的利剑别在自己腰间。

   从那一刻开始,你成了彻头彻尾的疯子。

   ---“是吗,我的王?”

   ---“不是吗,我的王?”

                ……

   新王的加冕仪式上,你挥剑斩断殿堂内凝滞的空气,然后顺从地跟在喻文州身后,跪在台阶下。

   暗紫色的衣袍被拖曳着刮蹭过花纹繁复的地砖,稳稳踏上只属于王的阶梯。曾经高高在上、本应戴上王冠的金发头颅则被血色玷污,滚落于阶下。在死一般的寂静中,喻文州眸色昏沉,将璀璨的王冠戴在自己生长着如墨黑发的发顶。

   你仍旧笔直地跪着,有滚烫的液体挣出眼眶。他脚步渐近,俯身就你,梦境与现实奇妙重叠,你颊边滚落的泪珠被他温柔且冰冷地拭去,他的手套很快被濡湿,无端生出几分缱绻。

   王冠上最耀眼的钻石,竟也无法及他黑亮眼眸半分耀眼。

   有时候,你也会望着镜中自己熟悉又陌生的脸孔发怔。原本令你暗自骄傲的浅金发色不知何时已经褪去,及腰的鬈发却更加柔软光亮,昏黄灯光的照耀下宛若银白绸缎;眸色却是加深了很多,看似平静的表层下是汹涌炙热的岩浆在狂热叫嚣;原本柔和的面部轮廓被利落清瘦的线条重新勾勒---这让你不由得生出些恐惧,接着又被名为喻文州的浪潮吞噬,于是你继续虔诚地低下头,为他披荆斩棘,无所畏惧。

…………………………………………

点我上车




…………………………………………

    他当然是你唯一的王,是你在慢慢长夜里唯一能追随的光,是支持你熬过每一个艰辛日夜的信仰。病态扭曲的倾慕演化为无原则的臣服,无原则的臣服为你带来窒息般的快乐。

   从与他相遇的第一刻起你就已经明白,这是无法挣脱的枷锁,这是没有解法的诅咒,这是即将困厄纠缠你一生的心魔。

     

                 ……

   

    再锋利的利剑也有光芒陨落的一刻。

    直到你重重摔落在地的一刹那,你才被迫认清现实,只有死亡,才是你毕生痛苦的唯一解脱。

   在生命的最后一秒,你突然意识到。

    喻文州从未亲吻你唇。

  

    即使是抵死缠绵于床榻,他也从未与你真正唇齿交叠。

  

    有意味不明的笑意从你失去血色的唇边绽放,一瓣一瓣。

   ---“再见了,我的王。”

  

   ---“最后一次了”

   ---“绝对臣服于你。”

   ---“用我卑微的、荒唐的一生。”













评论(31)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