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漪🍃

“渴望不动声色地学会温柔。”




这里是芋头的摸鱼堆放处。
长期接全职男你点文。
开学长弧请多包涵。

文豪野犬 幼年中也x你 ‖ 安慰

🍃305点文@辰熙 阿熙你的幼中√

🍃我虽然咸鱼但是我会还债的( ー̀дー́ )

🍃可能是个口味清奇的小甜饼(?

🍃啊手有点生果咩_(:з」∠)_

🍃我我我在写什么💦


你知道中也对酒一向充满好奇。你不常碰酒,却不介意偶尔倒上一杯搁在桌上,在中也踮起足尖像猫儿一样背着你偷偷舔舐的时候装作恰巧转身,看他意料之中倏地涨红了脸,一边用你能清楚听到的音量嘀咕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一边有些羞恼地迅速开溜,留下你在他身后兀自笑得开怀。

这次他却安静得过分,绕到你身边坐下时无声无息。你在阳台上席地而坐,刚在楼下超市罐装啤酒很冰仅握了一会儿你的手指就被冰得发痛,你把啤酒罐从右手换到左手,右手食指便立即被他握住。他的手很小,是独属于小孩子的柔软和稚嫩。你懒得甩开他,任由他温暖的指腹摩挲着你冰凉的手指,以及长期写字留下的薄茧。

“丫头,哪个混蛋欺负你了吗?”

中也一直叫你丫头,即使这个词由他说出来是那么不合衬。极其绵软的童声,带着一点点奶香味儿的甜。你每每嘲笑他明明比同龄的孩子还要显小,却总要戴一顶装模作样的帽子,愣要充一幅大人样,他总是很容易被你激怒,一张娃娃脸鼓得圆滚滚,然后恶狠狠地瞪你:“丫头。”

你控制不住地大笑起来,又被恼羞成怒的中也压倒在沙发上,他的拳头也许会一天比一天有份量,现在却被你轻而易举地拦下。玩闹结束后你笑着理顺他凌乱的橙色发丝,心里暗自赞叹他头发耀眼的颜色,然后在他侧脸上用力地亲上一口。

可是今天你没心情。

“中也怎么知道我被人欺负了?”你尽量用和平时一样戏谑的语气反问他,转过头却发现他紧抿着嘴唇,眼底是不容拒绝的认真,你一下子哽住,原本准备好的一套转移话题的滑稽腹稿此刻仿佛通通作废,半晌,你只得勉强地笑笑。

“中也还是小孩子呢。”

你把啤酒罐搁在脚边,左右手交叠拢住合并的双腿,感受右手上残存的中也的体温正在一点点消融在左手大片大片的凉意里,你把头深深埋起来,眼前深黑的阴影也开始变得湿润,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眼睛里落下来了呢。

“中也还是小孩子呢。”

你感觉到他站起来走到你身后,赤裸的双脚踩在木质地板上仍旧无声无息。

来自小孩子的背后拥抱么。

他柔软的发丝磨蹭着你的后颈,别扭的安慰带着浓浓的鼻音,近在咫尺,似乎是想安定你那颗摇摇欲坠的心。

“别哭。”

“丫头,别哭。”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8)

热度(53)